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场优势 >

【记者调查】今年春节 你还放烟花爆竹吗?

发布日期:2021-12-22 08:57   来源:未知   阅读:

  央广网北京1月25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春节临近,各地纷纷出台“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规定。北京遇重污染天气禁放烟花爆竹;上海设7个销售点,购买需身份证;深圳全市禁止销售燃放。“禁燃令”下,规定与习俗如何平衡?各地烟花爆竹销售遇冷,厂家、商家如何应对?烟花爆竹监管,为何总是难如意?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记者了解到,考虑到安全等众多因素,今年上海仅同意了7处烟花爆竹销售点的申请和审批。分别位于宝山、嘉定、松江、金山、青浦、奉贤、崇明。闵行、浦东两个区从安全角度出发统筹考虑,决定今年不设置烟花爆竹售卖点。继去年上海施行烟花爆竹“实名制”后,今年将继续实行这一制度。本月23号起,市民可以凭身份证实名登记购买。

  上海市消防局重点保卫处处长谢佳说:“上海市今年的禁放范围实际上是外环线个禁放点,这些禁放点是根据《上海市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规定的八类禁放此场所来设置的,主要包括文物保护建筑、易燃易爆的场所、变电站、学校、幼儿园、医院等等,这样的点一共有3989个。”

  据悉,在除夕夜、年初四晚、元宵节等重点时段,上海公安民警还将带领30余万“平安马甲”等志愿者,分片包干严管严控烟花爆竹。

  2015年开始,南京在全省率先实行烟花爆竹全面禁燃政策,连续2年没有因为燃放烟花导致除夕空气污染的情况,空气质量都是在良好到优秀的水平,南京市还因此被环保部点名表扬。盐城去年也加入了禁放行列,今年1月1号开始,这个队伍再扩容,苏州市区也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吴江松陵老城区部分区域也被列入禁放区域。

  在吴江,身穿红马甲的志愿者一路骑行向过往的市民发放禁放宣传单宣传禁燃政策,不少市民和商户都表示能够理解。有市民说:“我也不喜欢放的,污染环境,卫生也不好搞,大家应该少放一点,尽量不要放,往年我们也放得很少。市民2:以前都是大年初一大家都会放放,现在禁止燃放,尽量少放放,应该也会遵守的。”

  记者从南京市公安部门了解,从去年11月以来,南京市不断强化烟花爆竹的查私打非力度,共收缴非法运输、经营和储存烟花爆竹1200余箱,对在禁放区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的12人实施了处罚。

  今年1月初,郑州开始实施《郑州市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规定》,禁放的范围进一步扩大,五县(市)、上街区的建成区内首次禁放。这些区域内禁止销售、燃放、运输、储存、生产烟花爆竹。根据规定,违规燃放烟花爆竹,将处1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同时,携带烟花爆竹坐公交车可要面临最高1000元的罚款。这一规定,也被市民称为最严禁放令。

  自元月14号郑州市政府部署烟花爆竹禁放工作以来,警方已查处非法销售、储存、燃放烟花爆竹的案件34起,34名责任人受到处罚,其中33人被拘留,1人被罚款。

  郑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危爆大队大队长刘成俊说:“查处的34起案件中,五县(市)占到了相当比例,其中新密查处了14起,中牟查处3起。特别是新密市的一起非法储存烟花爆竹案件,民警当场查获538箱烟花爆竹,咱们当时依法进行行政拘留。”

  2016年底,莆田市就实行物业管理“禁燃”制,小区物业保安为“禁燃”责任人。同时,莆田市住建局在全市聘请120名房管、物业监督志愿者,每人负责一至两个小区,常年和小区物业保安一道巡逻,及时管控业主燃放,在遇到业主非法储藏、销售时,及时劝阻,并报告110。

  据莆田市公安机关统计,从实施物业管理“禁燃”制以来的一个多月时间,全市共接到物业管理人员报告的违法燃放、销售案件近百起,行政处罚“违禁”人员37人。

  按照传统习俗,这个时候正是烟花爆竹销售的旺季,然而在河南漯河,各个烟花销售点冷冷清清,几乎无人问津。某烟花爆竹销售店老板吴女士说:“就拿现在来说吧,本来正是旺季的时候,从城里搬到这里来,有时候累一天,卖两块钱,像这大炮在乡底下,根本没人买,但是这些货没法处理现在。现在的生意没法做。”

  自2016年12月1日起,漯河市城区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城区所有烟花爆竹销售点全部搬出市区,对于烟花爆竹商户来讲,城区人口比较集中,规定一出,也就意味失去了消费群体。

  贵州省安顺市西山批发市场烟花爆竹商户李女士说:“今年的销量下降与摊位所处位置不好有关系,去年进了3万块钱的鞭炮,不说能找到钱,起码没有亏本,基本上是卖了一半留了一半。今年卖了一个星期,到现在才卖了2000多块钱。”

  李女士还表示:“每天基本上只能卖两百块钱左右的鞭炮,现在大家讲求环保,还有家长担心孩子安全,鞭炮都买的很少,零售比较多,很多来买都是现买现放,都不愿意放在家里储存,自然不愿提前买。”

  近日,国家质检总局抽查了江西、湖北、湖南、广西、贵州、陕西6个省300家企业生产的烟花爆竹产品。经检验,有143家企业生产的143批次产品不合格,不合格产品检出率为47.7%。本次抽查发现的主要质量问题集中在引燃时间、销售包装标志、运输包装标志、引火线和点火引火线牢固性、结构与材质等项目。

  质检总局产品质量监督司质量监督处处长吴向前介绍,本次抽查合格率比2015年下降了33.4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一些新标准实施,标准要求比以前更严格了、

  吴向前说:“一是引燃时间要求更严。2016年4月1日起实施的新标准GB 19593-2015《烟花爆竹组合烟花》规定,第一发为小礼花效果的组合烟花产品引燃时间5-8秒,而旧标准GB 19593-2004《烟花爆竹组合烟花》规定的引燃时间为3-8秒;二是增加了销售包装标志、运输包装标志检测内容。”

  质检总局提醒消费者,要到有销售许可证的专营销售点购买质量有保障的烟花爆竹产品,并根据燃放者年龄、燃放场地等实际情况合理选购烟花爆竹产品种类。

  据了解,昨晚9点08分,湖南省岳阳市区白石岭开发区一家经营五金交电和烟花爆竹的店面发生火灾。接到报警后,岳阳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和消防部门立即出动,在10分钟内调集了19台消防车和大量警力赶赴现场,开展生命救援和灭火工作。22点左右火灾受到控制,23点左右大火被扑灭。

  现场参与救援的消防人员说:“当时一栋4层的建筑从一楼到四楼基本上都已经过火了,然后在这一栋建筑的对面大概也有两三个门面也引燃了,因为鞭炮爆炸以后会到处乱冲,把对面的房子也引燃了几个门店。在灭火的过程中还不时地有爆炸声。”

  据了解,此次火灾事故共造成6人死亡。昨晚事故发生时发现死亡5人,今天凌晨3时许,消防官兵从火灾现场新发现一具遗体,被证实为经营户孙子。

  据初步调查,事故原因为一购买烟花爆竹的群众在试放鞭炮时,鞭炮发射到经营户店内,引发爆炸与火灾。岳阳经开区工委、管委会已对岳阳经开区发改局党组副书记宁灵春等3人启动问责,并免除相关职务。久盛烟花爆竹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股东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岳阳市网管中心负责人表示:“对相关的责任人已经进行了问责,进行了免职。对死者的家属都已经安置,进行善后处理。”

  2016年,淮南市出台了《烟花爆竹燃放管理规定》,对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场所和地点都做出了明确规定,并对非法运输烟花爆竹案件的举报人给予1500元的奖励。与此同时,在每年的清明、中元、春节、元宵四个烟花爆竹燃放密集的节日,淮南市相关部门还会进行集中清查收缴无证烟花爆竹专项行动,仅今年春节前就查处各类涉及烟花爆竹案件21起,收缴非法烟花爆竹近3万件。

  虽然专项行动成效显著,然后违规售卖烟花爆竹的现象依然屡禁不止。淮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一大队大队长王林俊说:“他就像以前打游击的样,我们民警一去,他就撤了,然后民警一走,他可能再拎回来。”

  和治安队员玩起“猫鼠游戏”,归根到底还是因为烟花爆竹的销售利润巨大。淮南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一大队大队长王林俊说:“按照国家规定,你只有批发企业、有资质的单位才能进行销售,它这个非法渠道来的,它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合法的销售,它这个销售肯定是要比平常的批发公司这个价格应该要低,有时候这一批货可能就一两天就能卖出去,所以我们在平常发现啊,对它进行打击呢也比较困难。”

  从政策出台到现在近两个月的时间,漯河市共查处四起违规燃放烟花爆竹事件,并对当事人进行了处罚。漯河市郾城区安监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尽管出台了政策,但是在执法监管过程中,难题依然存在。

  工作人员说:“安监公安全部上,包括乡镇工作人员,三十都不过年,晚上都盯住,可能四五点钟可能会不放,你说到除夕了,刚好零点时间,他放了,你也没办法敲人家的门啊。前几天我碰见一个上年龄的,他说,这是中国多少年的传统习俗,恁说不叫放,就不叫放了。这得根据人的文明素质来说哩。”

  在漯河市安监局一位姓翟的科长看来,禁放区真正做到不放烟花爆竹需要一个过程,最大的难题就是怎么引导人的意识的转变。翟科长说:“人这个传统意识不容易改一时半会,还有的认为放了炮以后,能带来好运啥的,有点封建迷信,还需要更深入持久的宣传。”

  在福建省南平建瓯,不少市民对城区烟花“禁放令”,也是置若罔闻。建瓯市治安大队队长王小勇说:“销售烟花爆竹它有季节性,大的节日群众用量比较大,像春节、十五这种用量就特别大,是我们老百姓家家户户在过年中的一个习惯,这时候警察都在针对烟花爆竹安全检查,我们警力也有限,在执法过程中不可能全部查尽。”

  除此之外,还有些不法分子受利益的驱使,利用小作坊来生产非标准的烟花爆竹,这也给执法带来相当大的困难。即使缴获了一批的烟花爆竹,如何鉴定它们是否属于非法走私的,也是一个大工程。

  建瓯市治安大队队长王小勇说:“这个走私鞭炮主要是没达到国家的安全标准,价格相对便宜。有这个市场就有人冒这个险去走私鞭炮。走私只能靠我们去打击、靠群众举报、靠我们设卡拦截、靠一些线人耳目,或者我们警察在日常巡查过程中发现。”

  近日,株洲市天元区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持有罪对叶某提起公诉。而起因是因为叶某购火柴枪给孩子当玩具,却被鉴定为。类似案件频发,“玩具枪入刑”是门槛低还是监管缺失?如何防范?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近日,一段数年前三名外籍男子进入北京、上海地铁列车停放场,对多辆列车车身进行涂鸦的视频曝光,引发公众讨论。

  中办、国办近日联合下发《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改革尤其针对职称评定中的“唯学历、唯资历、唯论文”评价标准“一刀切”等弊端。